兜兜转转
画不完美的圈
明知结果如此
为何起笔落笔
还有震颤
怕此事古难全
愿思如骤雨心如湖
圈圈圆圆

最近创作欲有点强。
哎,我们都是被自己的小愁绪不断困扰的平庸的人类啊。
相互鼓励,相互取暖吧!

听前奏就感觉自己要起飞的歌。
昨晚回家路上发现。心头爱。
单曲循环了一种天。

如果不是黑夜,看不到灯光多闪耀。

怎么不发光?
是要拿剃刀剃吗?

算了,想要头脑灵光,好难

非礼勿try----

披华美的黑袍
走仆仆风尘路
威士忌消毒
舔食消化防腐
好奇是轮回路上
         致命干扰
我是在滴露里游泳的蚤

格外的平静,想到曾经开始时的炽热,还是会有些温暖。我也不知道自己会是那条路上的人,开向哪个方向的火车。可能真的是只有时间来做出解答。

在我心上用力的开一枪。

然后,就有了空洞,就能透过光。

坡岛进入雨季。最胜的雨季。
七点多开始电闪雷鸣。
十点雨停歇一会儿,像中场休息,雨地映着昏黄的灯。刚躺下,下半场的演出又开始了。
我想,试探晚安,空泛心酸,宠溺和厌倦,慢慢变淡。夏夜易逝,光怪迷乱,黄灯也转蓝。
所以,道了最后一句晚安。
贪嗔痴,舍离断。

可怜可悲的人生啊。总是在待做事项爆表的时候,开始做闲事。胡思乱想,痴心妄想。觉得有很多故事要写。等到真正有时间的时候,却又懒着不想动。。。这大概就是阻止我成为下一个震撼世界的大思想家,大实干家的障碍吧。。。

十月完了,丧气散去。

这个混合着激动和悸动的情绪的十月啊,可以说是一个自我认识和自我发觉的美好季节啊!

十月,总在向西行,漫长的地铁和巴士的旅途 上,读完了三本半书。

旧书摊上淘的杰克伦敦的《The call of the wild》

参加作家招募活动的赠书南大教授黄凯德的《Dakota》

还有一想到他就想到鸭蛋黄的汪曾祺的《生活是很好玩的》

徐中约的大部头《The rising of morden china》读到孙中山在南洋的活动,就暂时放下了。

又重新拾起当年中三中四时,和当时的好朋友一起逛NLB,借各种各样的奇奇怪怪的书来读的日子。每次会借满借书卡的限额,然后回宿舍一本又一本地刷。最凶的时候是读武侠,金庸老爷子的书,一天看完一本,而且还是香港版,繁体竖版。为此,倒是练下了读繁体的功力。

最近在读蒋勋的《吴哥之美》是台湾本,也是从右向左读。才发现,竖版书捏在手里读起来的姿势很符合人体工学啊。至少头和眼睛要一直不停的移动。不至于只盯在一个地方而眼花。

读书是个很容易让人沉下心来的事情。正好我最近心很乱。读的书,除了杰克伦敦的之外,都是很平津的。有的还有很多禅意。

比如,最近记忆最深的句就是蒋勋在说吴哥佛像时所说的:“可解的,属于理性、逻辑、科学;不可解的,归属于神秘、宗教。而美往往在两者之间,‘非有想’、‘非无想’。《金刚经》的经文最不易解,但巴扬寺的微笑像一部《金刚经》。”

美也变成一种形而上的哲学。但和哲学不同的是,美不需要找寻答案,只是感受就够了吧。我想爱,和被爱的感觉可能也是这样。

突然想起,我还漏讲了一本书,歌德的《少年维特的烦恼》。这是我第三遍读这本书了。很可能是想在书中找同感和共情。三遍后,还是为维特的强烈情感震撼。反观自己,好像就不那么痛苦。甚至,连我自己的痛苦本身,都显得格外肤浅。

再说回爱,爱呀,爱呀。想说的时候,又没话要讲。好像很难说明白。是“非无言,非有言”的境况。是以事物本身的样子去接纳和理解事物。以感情本身的疆界去感受这份情感。像是放下“我执”的样子。

像是去掉自我这个意识。情感由别处发生,然后被我直接接受。自我不会去肆意修改和附会。这样的单纯的交流。好向往。我想的明白,却做不到。这或许就是读经历劫的修行存在的意义吧。

前一阵,我特别丧。情绪忽高忽低,忽冷忽热。上周五去给一个我教了两年的学生上课。他问我你还在信基督教吗?

我说我可能偏free thinker了,最近在读很多有佛意的东西。

他就没有说话了。上完课后,他送我去地铁站。临近站台的时候,他叫住我,从手腕上取下一个手串。

说:‘哥,看你最近特别不顺。这个珠子就给你先带带。珠子跟了我好几年了,希望你也能沾沾这个运气。时来运转吧。’

我有点不知所措。然后收下,道谢。

后来,他女朋友也是我学生,那天问我道题,我解出来。她就给我发了一长串的信息,什么蜗牛,蛤蟆,蜥蜴,老鼠。说“看看他们活的多坚强,你也要坚强地活。”我的天,我前一阵子是活得多不坚强!脑里这么想,心里却很感动。

还有,有一天学习学到一半,突然情绪涌上心头,给小姨打电话,还没说几句,就哭了。给小姨说了近况。小姨安慰。

父母长辈对我们的期望,真的就是健康成长,平安地过一生。

我一听就更刹不住了。我对他们说,我很小就出门,觉得我的成长里,你们的身影很缺失。觉得,对你们真的很抱歉。

小姨说,讲真的,说心底的话。为父母的我们,口头上说,希望你们越飞越高,越走越远。可心底最最深的愿望,还是希望你们在身边,然后慢慢过日子啊。

当时我相当头被狠狠敲了一棒。一直感谢父母对我的放养,以为这是他们的恩赐。回头来看,这是他们多么大的牺牲和放手。我突然明白了我是多磨的自私!我挥霍着看似不尽的爱和关注,却以为这些东西都是不细微到可以忽略的蝇头小事。

太多自责,太多的愧疚也于事无补。或者,就是不加任何自我因素地感受和付出。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

最近每天早晨六点起床晨练,吃早餐,然后坐车去图书馆靠近落地窗的地方学习。

不论雨天和晴天,光线都很清澈明亮!

想搬进你心里
发现,那里还有邻居
原来,这还是个小区

我还在沉醉的状态。第一次有点醉。背景音乐是苏打绿的我好想你。
好想你。骗自己。
我好想你。好想你,却私藏秘密,我想你我好想你,却深藏在心底。

然后呢,然后说你的心思呼之欲出。也许你还记得吗也许你已经忘了。以希望后来的你还记得。

无论后来的故事怎么了,也要让后来的故事精彩着

让我知道,你爱得自由了

我在很久之前,就想说,这一天值了。把遗憾抱着。让未来写信着,你回头看我,担心着,我希望你后来的时光,能快乐着 我已经确认我以经醉酒了,怎么说,另一个星空的你还在微笑着。我还爱着你的。我放手了。为了你的幸福的那我期待着。你的美好的未来啊。我真的能的祝福你,未来有美好的,爱你的人啊。

你要这么一直真实的,真挚的活下去啊。不要让旁人的哀伤或者无视,伤害了你的单纯和善良。你的笑是尘世里飘渺的人的最好良药。不需要你在身边。我就只希望你好。你哭你闹,你找到你爱的人就好

我知道这是酒精的麻痹。我可能还是自我意识太强烈 了。我忘记不了及对我的好 我只需要你在我身边。哪怕我喝酒,你细心写assignment也好。黄色地面的来佛是hall。我走在连廊,看到行人往来,喊着个自的名字。好像是感情深的人才这样是吗?

2018的夏天,我在实习的夏天听说了同事实同志的事实 他长得清秀高挑。女孩见他都山花烂漫。她说她也欢你啊。可是,他总是躲闪地不承认啊。你就在深夜的桌头苦苦思索啊 我可怜的姑娘啊。这其前女友的事情啊。你是没有办法左右的。你说你不喜欢老外。可我真的喜欢你啊。我在肯特刚,有意乱情迷啊。有第一段的爱和难觅的爱啊。我在肯特刚回想起北美的松林 我在广袤无垠的公路上,一个劲儿地开着,想没有尽头的世界。像在路上的那种绝望和置之死地而后生。我就想这样一直向前。仿佛能抛开身后的一切事物。一切感情然而我不能,我越抛弃,越痴迷们于是转身向前。像一个真是的远离且相悖的方向。我靠在衣柜胖,手边,是四十八一罐的黑方
他在电脑旁,纠结着六十词的法语文章。或者是我沉醉时,旁人发来的群组相框。我脑中穿越时空,以为这是未来的时间和未来所发生的时间。而你,宽厚的背景,依旧在赵雷的歌声里。
你想要的,都是有钱人的人生啊。我给不了的未来啊。我向往的流浪和漂泊啊。我在路上的那那种任自由和悲伤随意的冲刷和冲击啊。
你想要的有钱人都做过啊你所以,有钱人的人生才更适合你啊。你到底怎么想好还是不知道啊。我一个人第一次产生这种微醺啊。我或许已经微微醉倒了。我还是不愿意放弃这第一种的感受啊。我可听到于文文的歌声。是苟且,是浪费时间。卡灯光熄灭。我来不及告诉你,所以你的爱是多轰轰烈烈。我在那每个不能自己的深夜。流着泪,声嘶力竭。我是否辜负这段情感。是否辜负这段情感的热烈。还是我只是可怜的一厢情愿。最熟悉的街,主角,却换了人来表演。来不接轰轰烈烈。我爱你不后悔。这或许不会是结尾。我希望有个体面的结尾。我在等你六十字的结尾。离开也很体面。我躺在地面。浮出沉醉的画面。爱你,干脆。再见。以前。

那是个拜三。我还是没有能力去回忆那个见面。或者那段记忆。我在超出世间的范围写下这段话们自然醒之后,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样的想。我也不知道。我在醉酒之后,居然如此地深沉和安静。我不用太久,就能想到。你陪我相见的那最平凡的一天。我在一楼门外,看着圣淘沙。虚度年华在夕阳都是你脸颊的颜色啊。我靠在衣柜上 听着你的游戏背景音乐啊。我不想停止自己码字的节奏。我怕这个节奏一停,我就会忘了对你的爱。爱你的思绪是最平凡的一天里,最想念的的事情啊。我就虚度这年华,在早晨和深夜希望听到你的回应啊。不那么复杂 没牵挂。只有月光,孤单照着没有人回应的屋顶啊。

你背对着我。无奈的垂下手啊 喝醉的我,控制不住双脚。靠在衣柜上。想哭,却这么也留不下眼泪,你告别了单纯,换来的一身伤痕是我心底的疤痕。我不愿你碌碌无为。不希望你转身陈。忽然慌了神。我怎么没有留分寸。我这样对未来迷惘的人。

我该怎么面对这样的你。看到尊尼霍方的人。像你这样孤单的人。像你这样啥的人。像你这样孤单的人。世界上有多少a的人。

我似乎明白歌德的,和维特的苦恼了。像是四肢被大地舒服了一样。想口舌被那无法控制的恶魔夺取了一样。我无法再说出称心的语句。我说了什么话。我没有说任何话。我得到了最冷漠的回答。或许是最好的回答。没有一句责怪。

我靠着衣柜,音乐突然停止我抬头,看着你熟悉有那么陌生的背影。是我的无知和自怜伤透了你吗。你不愿回头看一眼我。我就以一个醉汉的样子,这么赤裸裸地在你面前。我第一次喝醉酒的样子吗。不能自理的样子吗我可能还能在和两倍黑标的威士忌

攒着你提议的可乐和绿茶。我孤独地喝着酒。看着日本人明目张胆的抄袭和剽窃,我心寒你无法理解我的心意。

你说,国大是禁止酒精的校园。我说,我不顾一切 我走在来佛士的宿舍的走廊里 读着你的reading里的那两句。

真言宗圣处,神秘安静林茂密,佛鸟林中啼。
夏夜短易逝,佛前祷告焚芥子,通明天将亮。

我还是爱你。只不过。

天将亮。午夜,不是凡人的常居所。

所以你把酒收起来了。
打一把人机对战的农药。不要我喝了。你说
吸血的感觉好爽啊
我靠在衣柜上。心里想着拿半瓶没喝完的jonnie walker.

非常感恩。
这周的心情也是迷幻的。
收到了少女纽约寄来的打气卡片。从和她聊完到如今这二十多天里,自己过得无比自律。规律饮食作息,认真学习锻炼。
不奢望关系的进展和变化。好像有点咸鱼似的顺着生活的风向被风干。
可是,我还是思想满满,精神满满,动力满满,感情满满,信心满满的五满少年。
所以,爱我的,关心我的都不要担心。
今早刚从印尼多巴湖回来。
住在传统batak house里,在阁楼上推窗见湖的经历让人心胸大大开放。我想,在那个场景下,那个境遇里可以开阔心胸,为什么换个场景就不可以了呢?
感情和感觉是不是个被多巴胺左右的object,我可不可以做数学模型来simulate 和model这些变化呢?然后把这个model用在与自己相处上?
(完蛋了,我这一学期学了simulation, analytic, econs后有种时间一切都可以try to 拿model模拟和解释的错觉,我觉得吧,这可能是我周末面试专栏时候有力的eye catching的点吧!)
周六好运。

今晚和小朋友喝酒去。

又觅到一个好山好水,气候宜人的好地方。

懂了李宗盛的词的百分之一。
我就是长大了百分之一吗?

自我否定是个好东西。至少他让人能清醒地看到自己的不足和软弱。因自身的优点而自信的人比比皆是,然而看到缺点却能更加自爱的人却很难寻。让自我否定成为自我提升的开始吧。

大洋九月的半个月恋情是要画上一个句点了。
这次是成熟的,是有清醒的自我认知的。
比起上次莫名其妙的分手,有了双方自主选择的自由。感谢这段时间内被我烦过的小伙伴们。无论你们听到我这段感情萌生时,是惊讶是错愕,是好奇还是不安。我都谢谢大家。

以前,我常做梦,最久远只是梦到自己在21岁。于是觉得自己只能活到21岁。如今,二十一岁已经过去一个季度,在久久缠绵的雨季,看得到难得的阳光明媚的早晨。我依旧没有办法想到,梦到未来的日子。

又有何妨!有缘分的自然会跨越山河相见。

爱大家,早!

最近的背景音乐是阴天

昨晚约前室友吃饭。很久未见。聊天聊地聊电影。
跟他说,我最近莫名其妙地看了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
而且已经莫名其妙地看过两次。之前甚至读过王朔的原著。但至今,看完之后,还是没有太多的记忆。
唯一的感觉就是有种被一棒子打晕的懵。
话题也就打住。直到提起某个或者某几个人的时候。
发现他们至少在我们眼中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他说,咱们身边这种能和时间对抗的人越来越少了。
无论是与否。
是啊。这种与时间对抗的感觉,像极了米兰在炎炎夏日里的一个背影。泛着朦朦胧胧的暧昧的午后的光晕。

我们总是在筑高墙。仿佛墙够高就拥有一尺间的和平。像井底之蛙,是可笑的。
事情还是要慢慢想。推倒了墙后,开阔的世界是与平常不同。聚变的风气也可能一时间无法接受。然而,日子还是要过的。慢慢过的。
也许,慢慢,就会上正轨的。

Listen to Rainfall by Billy Lubach #np on #SoundCloud https://soundcloud.com/billylubach/rainfall

所以我们还是要慢慢来,不是吗?
在合适的年纪和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
爱需要时间的滋养。不仅爱对方,爱自己,爱周围。
我总在想,一段美好的感情是怎么样的。
最近,我才慢慢明白,是安静的。不是炙热和狂躁,是忙完后想到对方的会心一笑或者心头的一丝转瞬即逝的痒。
是自律。不是时刻黏在一起的甜腻和虚假的满足感。目标在交往中坚定,未来的道路也有了更清晰精准的规划。
抛却不切实际的臆想和痴忘,剩下的可能就是一点单纯的情感连接的美好体验了吧。

小朋友特别爱睡懒觉。我一大早从地铺上爬起来,看到远处小朋友正张牙舞爪地梦者周公。

去自习室读完半分reading。快到午饭的时候回来,你还在以同样的姿势睡着。甜,香。不忍心唤你起床。

百叶窗随风摆动,飘进屋内的宽窄不一的光线在低语。窗外盘根错节的雨树把阳光打成碎片。偶尔一片飞到你背上,有时也会落在我眼底。

在飘飘然的氛围里,我会想到一年多前济州和釜山的松林。远近依次铺开的树干撑着毛碎的发。把来自夕阳和海面反射的光线,捋得平整贤良。

我摸了摸小朋友的脚腕,说十一点半了,快起来吧。
你揉眼嘟囔着奇怪的语言。
十一点半了!你不去见你朋友了吗?
哦?!你倏地做起。

和小朋友认真相处的十天。居然见了四次面。我断定这不是被短暂的情感冲昏头脑的行为。
我叫你认真听教授讲课,你会嗯地回答,然后安静地去听课。对你说晚安,你会传我语音。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触碰都是在对这份感情的reaffirm。我会在半夜醒来,看到你说的那句你睡了。然后欣欣然在听一遍你发的语音,睡去。我通常都比你早起。同样用语音唤你早起。

不知那天起,语句的结尾,多了个拟声词。心会融化的情绪。在梦里会梦到你也梦到我。

你照顾我的感受。我有一个傍晚,教完补习,回家的路上想来见你。于是我们就坐在Utown的大草坪边。你坐在台阶上,我坐在地上,仰望你。你看着我,忧郁地说,
这里的人很多。
你是害怕我介意吗?我不介意你!你呢?
我就坐在你对面
我喜欢你
我也是

你突然在聊天时,回忆到我写字的姿势不对。甚至告诉我我到底哪里不对。我固执地说,我是如何。直到你说,
拜三在图书馆学习,我认真的观察你了的。
嗯!
哦不,我是看你写字。
嗯?
我,我,我就是在看你怎么了!
哦!
你不该这样握笔,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喜欢你。
我。。。
你不用回答。

回家时,你抱着电脑,沿着YaleNUS旁的小路送我去车站。你向我挥了五下手。

你说,你的朋友在那晚安看到了我们,然后向你说了事情
我说不要怕压力
你说,我怕你有太大压力。
我能消解自己内心对自己的压力,这些算得了什么。
你说,真好。
我愿意和你一起学习如何建立和经营一段亲密关系,并一起面对压力。
你说,真好。

我转眼,向图书馆外望去,池水旁有母子一对。

一首歌描述出百分之八十的心境

每只蚂蚁 都有眼睛鼻子
牠美不美丽 偏差有没有一毫厘
有何关系
每一个人 伤心了就哭泣
饿了就要吃 相差大不过天地
有何刺激

有太多太多魔力 太少道理
太多太多游戏 只是为了好奇
还有什么值得 歇斯底里
对什么东西 死心蹋地
一个一个偶像 都不外如此
沉迷过的偶像 一个个消失
谁曾伤天害理 谁又是上帝
我们在等待 什么奇蹟
最后剩下自己 舍不得挑剔
最后对着自己 也不大看得起
谁给我全世界 我都会怀疑
心花怒放 却开到荼靡

一个一个一个人 谁比谁美丽
一个一个一个人 谁比谁甜蜜
一个一个一个人 谁比谁容易
又有什么了不起

每只蚂蚁 和谁擦身而过
都那么整齐 有何关系
每一个人 碰见所爱的人
却心有余悸

最近读书,遇到一个日语词。
一期一会。感恩遇见。
瞬间,即永恒。终于懂了等你在雨中的一句描写。

当下的经历和客观的事实是暧昧的关系。真实,真相,真理怎么去寻。佛家说其存在于Dharma 和 Kharma之中。
我就在想用数学的方法表现,Dharma 和 Kharma很像是个二元空间。垂直的两轴分表表示对两个变量的遵守程度。原点是绝对的真理。延数轴方向延伸的空间,是我们的经历。越少的偏离,越接近真。

细细一想,这两个准则提的真好。律法从客观角度设定规则,而因果从主观角度约束人性。两者交叉影响。

但我在想,超过律法和因果还有没有更多的空间可以探索?

在爱人的气息里,血腥的红色,最甜蜜。

晚饭后,逛了旧书市。竟在打折书堆中找到了这本。很是激动了。杰克伦敦。记得初中课本中节选过这本书的几章。狂野的自然就在那时,让我心驰神往,甚至完了之后还矫情地写了段渴望去流浪的笔记。
话说回来,他也算得上是我探索的启蒙者。在年小时埋下了这样一颗种子。
现在,阳光雨露正合适,便不经意间萌芽,并以迅猛的速度生长着。

从正午到黄昏,到夜晚。
cannot help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
很久没有这种心,扑通扑通地跳的感觉。
自从很久之前,便压抑住每一次快要脱口而出的心意。扑灭每一股摇摇晃晃的心火。
shall I stay, would it be a sin.
surely to the sea, darling it goes.
根本不会去看那种电影
破例,也因为你
是你,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