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乐此不疲 —

周日晚上喂蚊子

emmmm还是会有点心塞。如此的错过发生了不止一次。曾一度以为每次的错过都是自己或不可一世,或不堪一击的自尊心作祟。

如今想想,却能在以往的每次错过里归结到不同且精确的原因。不论时间地点人物,还是起因经过结果。就好像在看历史的时候,我曾经总是习惯于把它看作某种阶段性的轮回。

最近断断续续地读完徐中约的中国近代史,才恍然得到这样一种看待历史的观点。所有的事情都是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有特定的机缘巧合,排列组合出的结果。结果可能相似,但起因却可能大相径庭。

离开和走上岔路都是结果。而这些结果不该被冠以固定的原因。嗯。把这个当做自我排解会不会太牵强。

想到这里,我好像有点胆量去说,我有点理解那个消失了思念的朋友。她主动离开的结果确实伤害了一些人。我也确实经历了一些模棱两可的推测。又时善意,有时不耐烦,有时不关心。我个人根据一个结果的推测都这么变化般,更何况亲历这本人。

所以啊,我就觉得结果无需关心,过程也不用操心去解读。毕竟人心真的很难猜测。就像,我是装着各种看法,意见,赞美,爱慕和不可知的那个。从我自己身上,看到了人心叵测。感到人性的复杂和浑浊。说对未来和人性丧失希望有点过火。但我确实不太能理解一些过程和结果。可理解了,透彻了,又如何?还不是一个情绪和机遇的载体,不可知地面对一个接一个的结果。

可这有什么意义呢?

其实,我也察觉到了自己的情绪和生理方面的变化。比如对很多事情提不起兴趣,食欲忽起忽落,起过一阵子皮疹,有过一次短暂的不想继续下去的念头。很累。

但理性告诉我,事情需要解决。我也愿意解决。所以,我可能会先去看一下心理医生。然后,在大学最后一个假期出门走走。或者和朋友,或者自己。

看到过很多走出情绪阴影的事例。我分析了原因。我内心有想去解决的动力。也想有个welcoming的环境。

Peace and love.
先做完两个presentation和一个考试。
评论

2019-06-23